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末日乐园 > 1156 Con Artist to be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林三酒有半晌都怔怔站在原地,盯着那堵墙发愣——直到意老师轻声提醒了她一句“躲起来,别站着”,她才一激灵回过神,几步闪没进入旁边一条小道上。

    这条小道上同样立着一道一道的拱形雕花铁门,她已经分不清是不是自己走过的那一条了。医院底层被无数条相似的小道组成了一个迷宫,只要走远一些,就很难再辨认来时的方向。耳听一阵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似乎越来越近了,她后退几步,一矮身跃向空中,脚尖在墙壁上一蹬,身体拧转时激射而上,右手顺势抓住了铁门门框,将自己拉了上去。

    用脚尖踩在半个巴掌宽的拱形铁门上,她像一只猫头鹰一样居高临下地蹲着,屏住呼吸等待来人。

    前方是一个T字路口,两侧恰好没有被壁灯光芒照亮,此时静幽幽地一团昏暗。她一眨不眨地望着路口,看见一个影子慢慢从右手边的路口中浮现出来,在地上越拉越长,渐渐地探出了那个人的头;垂至肩膀的头发滑落下来,悠悠在光影里晃荡着。

    “嗯?”鸦江左右一看,见小道上空无一人,面色又谨慎又疑惑,半天也不敢往外迈步:“刚才明明好像有人的啊……”

    林三酒乍然在这个鬼地方见到熟人,连胸膛里都暖热了起来,简直像是一个迫不及待要找朋友诉苦的小孩。她赶紧低低地“咝”了他一下,用气音轻轻叫道:“这里!”

    鸦江一抬头,目光刚落在林三酒身上时还吓了一跳。

    “你在那上面干什么?”他说着从墙角后转出来,一手放在墙角上,一手抹了抹额头:“想不到我撑了这么多轮,最后还是进了医院……”

    林三酒不由一怔。

    ……为什么鸦江的手臂还齐全?他不也得用手往外拿东西,才能被岩浆吞没吗?

    她刚才被骗得那么狠,现在简直有点惊弓之鸟了,一想到有可能是别的玩家假扮成鸦江的样子来骗她,不由后背上都“唰”地一下泛起了凉汗——就在这个时候,鸦江忽然转过头、垂下了双手。

    林三酒顺着他的动作投去了目光。

    鸦江此时只有上半身从墙后探了出来,不知道窸窸窣窣地干了些什么,才又从墙后迈出了一条腿;林三酒浑身紧绷地盯着他,直到他全身都从墙后露出来,才终于明白了——

    “你、你的腰腹呢?”她低声问道。

    鸦江四肢齐全、衣着整齐,要是遮住他的腰腹,真看不出来有哪儿不对。但是从胸骨以下、胯骨以上的部分,此时居然全空了:断口处和林三酒的断臂一样平整光滑,呈现肉粉色的平面;两截身子之间中间空荡荡的,连藕断丝连的脊椎也没有。一眼看上去,他就好像一个乐高玩具人,唯独中间被漏掉了一块,留了上半截漂浮在空气里。

    “你的手臂不也没了吗,”鸦江没好气地说,“你有必要问我吗?”

    他说到这儿,低下仅存的上半身,双手抱住左腿,将它往前挪了一步;等它迈出去了,他又抱住右腿,把它也拖了上来——靠这种纤夫拖船的方式,他才好不容易走进了小道里。

    林三酒张了张嘴,好一会儿才找着话说:“你……你的第三件特殊物品是在……”

    “我缠腰上了,”他一脸“事情就是这样,你打算怎么办吧”的表情,“我被lava吞没的时候,邦尼兔看着我一直笑得停不下来。”

    虽然这个桥段不常见,效果倒真是很喜剧。

    “那你……那你只能这样靠双手拖着两条腿往前走?”林三酒看着他一点一点往前挪,有点理解为什么邦尼兔会笑成那个样子:“你没法控制腿了?”

    “换作是你,连腰都没了,还能走路吗?”鸦江好像看出她憋在面皮下的笑容了,不免有几分恼羞成怒:“你不知道下肢动作也需要腰腹肌肉参与吗?我也就上半身灵活度大一些……我倒是能晃膝盖、晃脚腕、晃脚趾头,可是有什么用?”

    “那你是怎么下来的?”

    “我是直接跳下来的。”鸦江拉长了一张脸说,“幸亏我的病房位置不高,门口很接近底层的这些墙壁——不然我还能怎么办?”

    “你还能跳?”林三酒脱口而出。

    “先把腿扔下去不就行了吗!”鸦江一摆手,“别说我了,你说说你吧!幸亏我遇见你了,不用我一点点搬着腿把这儿都走一圈了。这儿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该怎么拿点数?”

    看来他也读过了房间里的价目表。

    林三酒在说话之前,先叹了一口气:“我没的可不止是一个手臂……我刚才就叫人骗了一把。”

    说着,她就将刚才的事一五一十地都告诉给了鸦江听;后者听得连连咋舌,期间不断说些“这哪叫人防范得到”、“连地图都有?”之类的话,最后等林三酒说完了,他反倒沉默了一会儿。

    “怪不得当我说我觉得游戏目标是找到知情书的时候,邦尼兔连听下去的兴趣都没有……她知道在这儿花点数就能买到的东西,不可能是游戏目标。”鸦江仰头看了看,“你别说,虽然你丢了一个肾,又没拿到知情书,但你并不是完全没有收获。”

    林三酒点了点头,说了一句“我也是这么想的”,就从拱形铁门上滑了下来,轻轻落了地。

    那小店主为了能够成功伪装成一个副本生物,行事、说话都尽职尽责地进入了角色,在与她讨价还价的过程中,也果然像NPC一样透露出了不少信息。

    “首先我知道了在医院里赚取点数的办法。”

    林三酒走几步,停下脚,等鸦江挪着他的大腿跟上来。“人的器官、血液,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都能拿来换点数,否则那店主也不会处心积虑地骗走我的肾。既然是器官买卖,当然必须得是新鲜的才行。我本来以为,想要从别人身上狩猎到新鲜器官,要么得靠武力把活人绑架到收费处,要么就得把刚收割下来的器官冰冻起来……不过现在我知道他们都是怎么办的了。”

    别的玩家,又是从哪儿得到那支精钢框架的呢?医院收费处吗?

    “其次——我对这一点还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我猜医院收费处的位置应该是不固定的。”

    鸦江想了几秒,一边抱起右腿,一边“嗯”了一声以示赞同。

    “那小店主怎么知道我是新人还是老玩家?”她说到这儿,抬头看了看上方——宽广的圆形建筑物墙壁,环绕着医院底层,仿佛无穷无尽一般朝上伸去;靠近底层的一扇扇铁门看着足有扑克牌大,越往上越小,从麻将大小、指甲盖大小,逐渐缩到几乎看不清楚了。在她能看清的范围里,时不时就有一扇铁门被人推开,或者有人影在墙壁上一闪而过;在寂静无声的海面之下,暗流从没有停息过一刻。

    “这个综合性医院这么大,恐怕外面所有被岩浆吞没的lava玩家都被送到这里来了,那可不是三个五个之类的数字。”林三酒收回目光,发现鸦江因为又是体虚、又要忙着搬腿,额头上都见了一层汗:“那小店主又不知道自己等来的下一个人到底是新人还是老玩家,他就不怕老玩家看见他后,反而狩猎他吗?但即使如此,他还是设了一个假商店……所以我才想,会不会是收费处的位置根本就不固定,完全是随机出现的,所以他才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到处骗人。”

    “不过……医院收费处里的NPC也是随机出现的吗?”鸦江问道。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用了什么外貌伪装。”林三酒皱眉想了想,“我在走近那家假商店之前,曾看见有一个进化者站在门口,咕哝了一句‘这么点东西就要4个点’之类的话,然后就走了……我当时没有多想,但是现在回想起来,那根本就是为了引我入套的手段。说不定,那进化者和店主是同一个人呢,只要他动作够快的话。”

    “这可太好了,”鸦江脸上一点太好了的意思也没有,“如果你的推理正确,那我们就算找到了收费处,也根本分不清它到底是真货还是骗子。”

    林三酒歪过头,再开口时,却谈起了另一件事。

    “我跳下来的时候,有个人一直追在我后面,告诉我下面很危险……似乎是想让我信任他。”不过那个人的演技实在不怎么样,和小店主一比,简直连傻子都能看出来不对劲。“我在想,医院里的每个玩家不都处于战力折损的虚弱状态吗?会不会是……在这个医院里,要想办法骗人才能活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