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次元论坛 > 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小花楹妈妈课堂开课了
    “这……我有些不舒服,先去调息一下,抱歉、抱歉……”关立远对玉衡等人拱了拱手,不过却是往雪见离开的方向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调息。

    玉衡等人虽然都是钢铁宅男,但反应过来之后,也都客气了几句“道兄先去休息”、“改日再坐而论道”之类的,就放他离开……

    不知不觉关立远在蓬莱弟子口中,也从“道友”,升级成了“道兄”。

    倒不是蓬莱的弟子势力,本来“道兄”就是有些尊敬意味的平辈称呼。

    像是玉衡他们称呼徐长卿,也都是“道兄”——虽然徐长卿的境界和玉衡相当,年纪还比玉衡小,但考虑到剑仙提升境界困难,对徐长卿这位长期以来道门小辈中“别人家的孩子”,称呼一声“道兄”也很正常。

    现在关立远也获此殊荣……

    不过“关道兄”现在没来得及享受他的殊荣,而是先去安慰负气而走的雪见。

    算起来也是关立远行事有欠妥当,毕竟“因为信息误差,令同伴误判形势”这是在杜兰城基础教育学院的课程里,就明确指出的“低级错误”!

    被已经在天国的柳青老师知道,估计也会认为这是关立远的错……

    虽然关立远也有自己的理由,比如……他原本也不知道自己能渡多少劫,所以才没有提前说什么。

    关立远一路追着雪见到竹林的时候,先看到的是青色裙子、金色头发的小萝莉态花楹……

    花楹因为专修五毒珠,所以哪怕已经百年修为,但本身精气神并不强,甚至化成人形后还是十二三岁的样子。

    这也不是关立远第一次见花楹的人身,因此并不惊讶——当然,每次喂毒的时候对方都是本相,不会是人身,某些人不要乱想!

    “妖孽!你又欺负雪见姐姐了!”花楹气恼的说道。

    又?欺负?关立远一头雾水的过去在花楹头顶揉了揉,无视她的真实年纪说道:“别没大没小的!”

    “我如果是你,就晚点过去。”花楹拍开关立远的手之后说道。

    “为什么?小孩子不要看言情剧……这时候不需要‘给她冷静的时间’什么的吧?”关立远疑惑道,他已经能够感觉到雪见就在竹林中不远。

    “你觉得雪见姐姐,会希望有人看到她哭吗?话说……言情剧是什么?”花楹白眼道。

    “真哭了?不至于吧?”关立远有些心虚的说道。

    “哎……你还真是后知后觉啊!”花楹不由得一拍额头,仿佛一个老母亲。

    结果是被关立远再次揉头。

    啪——

    再次拍开魔掌之后,花楹说道:“再摸我头就毒死你……喂,你还要不要听?”

    “你想说什么?”关立远疑惑道。

    “你就没感觉雪见哪里不对劲儿?”花楹不大高兴的反问道。

    “莫非……”关立远露出些恍然的神色,花楹继续看着他,沉吟一息之后关立远接着说道:“她喜欢上我了?”

    花楹:……

    “谁给你的勇气?”花楹噎了自己半天才说道。

    关立远顿时一囧:“难、难道不是吗?”心里暗道:这剧本不对吧?

    花楹再次露出扶额老母亲的样子说道:“哎,姑且……不算十分特别绝对的‘不是’吧。”

    也就是一般程度的“不是”咯?还真是难为你了!关立远表示很受伤。

    之后花楹也说起了雪见事情……

    花楹所说的“不对劲儿”,是从雪见离开唐家堡之前开始的。

    唐坤昏迷不醒的时候,有不少人对雪见的身世乱嚼舌根,令雪见心生疑惑,在唐坤醒过来之后,雪见看似随意的问起过一次,当时唐坤刚刚醒过来,状态很差、因此表现的令雪见更加生疑。

    只是因为唐坤并不想提,他当时又大病初愈,雪见也假装不在意的没有多问。

    然而这件事,却仿佛根“刺”一样,扎在雪见心里。

    而且一旦开始怀疑,之前许多点滴,也都充满了可疑!

    当然,雪见也明白她爷爷对她是真的疼爱,无论是否有血缘关系,都改变不了这一点,但是……乍然分析出这种结果,雪见心里依旧乱成一团。

    加之唐门动乱的那几天,大家对她的态度,360度的转变——没错,就是整整一圈的转变,从和蔼可亲、到面目可憎、再到和蔼可亲……

    无论是长辈、还是同辈,绝大部分人都是如此!

    这对雪见的三观造成了极大地冲击,只是一开始担心唐坤的事情,所以没有表现出来。

    之所以要和关立远一起出来,其中也有“逃离”唐家堡、暂时逃避的想法,她需要时间冷静一下。

    唐坤是唐门之主,明白人走茶凉的道理,即使在唐门内部清算,也只是针对那些纯粹的叛徒、在他还没咽气的时候就惦记他位置的家伙,不可能将“两面三刀”的人全都清算——那唐家堡就剩不下几个了!

    但是雪见显然无法接受,并不是她想要大家都去死,而是无法面对唐家堡中的人,——因为见过他们在“唐坤昏迷”时的样子,即使现在对雪见表现得再友好,她也无法信任!

    唐坤是雪见完全信任的,不过身世的事情,却令她面对唐坤时有些尴尬……

    幸而雪见和关立远那时虽然认识不久,而且关立远在唐坤昏迷时也在帮助她,甚至是救醒了唐坤的人,所以对于雪见来说,关立远无疑是“避风港”一样的存在。

    所以在关立远要来蓬莱的时候,雪见毫不犹豫的就决定跟来!

    因此对于关立远之前登天梯的行为,令雪见尤为敏感——有种自己未被对方信任、自己也未曾了解对方的感觉!

    “明白了吧?笨妖孽?”花楹说着还有些不满的语气,毕竟雪见是十分信任关立远的。

    当然,其实这两个月里,雪见和关立远的关系,也越发熟稔,原本关立远对她来说,就是“特别”的人,因此说这种“特别”,在一定程度上转化为好感,其实也不为过。

    只是关立远大大咧咧的“分析”出雪见喜欢上自己的结论,令花楹觉得这厮有些过于自我感觉良好,这才刺激他一下……

    “不要整天觉得女孩子喜欢你,羞羞羞!”花楹特地又追加了一句。

    之后看到关立远的食指指尖,变成了紫黑色,花楹不由自主的变回原型吮吸上去——雪见告诉过她,好孩子不能吸男人的手指……底线是不能用人身去吸!

    真香……

    一边堵上花楹的嘴,一边关立远也想着她刚刚说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