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天竞仙途 > 第644章 空间追逐
    神识之道,往往强大就会失之精巧,入微则力量会变得薄弱。

    骆云此时尝试将神识探入到这被熔炼为一团实心的内宇界之中,行进却极为艰难。

    正此时他引来的荧火之力再度在外焚烧,瞬时便将他引出来的一丝丝的神识也烧的滚烫而灼热,他识海之中就如同金乌坠海,将整个海都煮沸了。

    在极度的痛楚中,那一团即将“冷凝”的内宇界,终于有了一点点松动的迹象。

    内宇界再度被熔化了。

    骆云此时心无一物,好像回到了当初在昆仑山的时候。

    藏剑峰的石室中,他曾静静听着师尊和师兄的对话,也曾默默闻着从外面飘进来的药香,一点点的拼凑着内宇界中飘散的阵脉断丝。

    不同的是,他现在是在一片火海中寻找星环或者阵脉的踪影。

    或许已经焚毁,或许只有些许残留。

    但是,他总可以再用神识将它们连接起来,便是无法回复到十一重星环的时候,一重总可以吧?

    ……

    ……

    乱莹看着天上。

    这是第一百二十八次寿无和麒麟双双出现在这里。

    距离上一次他们出现,时间的间隔足足比上一次长了一倍。

    她眨了眨眼睛。

    因为从未闭过,她的眼睛竟然有些酸涩。

    她便抬手揉了揉,便看见又是和之前一样的撕咬与打斗。

    每次她都以为是最后一次,可是寿无却最终还是会出现在半空之中。

    每次她都觉得那只小麒麟的法相再挨一次就会飘散,却仍是会再度拼尽全力伤痕累累的去与眼前的庞然大物打斗。

    他们在这里停留的时间也一样的短暂,数个回合之后就会再度双双消失。

    果然,麒麟巨爪抬起,他身下便出现了一个黑洞,巨大的麒麟法相瞬时被吸了进去,而寿无也瞬闪至那即将被关闭的裂隙处,带着小麒麟纵身跃下!

    乱莹麻木的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然后拿出了一块魔晶,将其中的魔气吸收的一干二净,因为用力太猛,那魔晶便在她手中碎成了粉尘,她面无表情的松开手,任那些粉尘飘了出去。

    就在粉尘飘出去的瞬间,她的手突然抖了一下。

    乱莹双眸瞪大,看着之前麒麟和寿无消失的地方。

    久不消散的焦糊味道中,上空只有遮天蔽日的浓烟,滚滚翻涌,其余的空无一物。

    妖族法相所撕破的空间在恢复之后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可是她的心却噗通噗通地、快速地跳动着!

    不一样了!

    她合上双目,仔细地将刚才看到的一幕再三回忆,她能确定,和之前不一样!

    这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终止的、在麒麟和寿无之间的战争,竟然出现了转机!

    她只希望她没有料错!

    就在刚才,局势扭转了过来。

    不再是寿无破开空间逃逸而麒麟追逐,正相反,是麒麟第一次主动施放空间神通,寿无追了上去!

    如果麒麟还在上风,这是不可能出现的一幕。

    就在麒麟占据了寿无身躯的那个时刻,乱莹便明白了他的打算。

    当时他一定无法解除骆云注入到他体内的荧火之力,同时还要遭受火之极之中的灵炎反噬,无论如何都是必死之局,因此他才会选择自爆,并将自身的法相脱离而出。

    若不是应对及时,她和骆云大概没死也是重伤,若是死了,岂不是正中麒麟下怀?

    而麒麟的法相则在那个瞬间凭依到了寿无身上——为什么能够那样的顺利,大概也还是与当年他“施舍”出去的那滴心头血有关。

    最有可能的是……寿无那只小麒麟法相,就是因为那滴心头血的缘故才一直存在。

    麒麟大概以为他收回了很久以前丢失的些许力量,却没有想到,这股力量已经有了主人,有了自己的意志。

    乱莹此时也明白了,为什么寿无的法相在最初的那百余场对阵之中,不管不顾宁肯挨着重创,都要靠近麒麟的那个巨大的法相。

    因为,靠近了,才能啃下来一块“肉”。

    寿无的法相……原本就是靠着吞噬而维持下来的。

    纵然因为吞噬同类而遭到血沸之咒,但是这已经成为了一种兽的本能,与他相反的,麒麟这个上古神兽,身上所具有的兽性反而不剩多少了。

    接下来的过程,就仿佛是之前一切的倒转。

    麒麟与寿无出现在这里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间隔也越来越短。

    而寿无的法相颜色逐渐恢复,变得浓郁而富有生机。

    反而麒麟的法相虽然依旧巨大,但却淡若轻烟,仿佛下一刻就要完全消失。

    “住手!住手!”麒麟发出悲鸣,道,“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

    那只小小的暗红色的麒麟一只爪子正按在对方淡色的影子上,动作停止了下来。

    “我原本就在这里,没有打扰到任何人,此时修为几乎尽数失去,对你完全没有威胁了。”麒麟的声音极其悲戚哀婉,他以祈求的姿态四肢跪伏在空中,道,“求求你……”

    乱莹一眼也不眨地看着上面。

    手中则凝聚了她目前所有的力量。

    虽然她现在已经不知道那到底还是不是寿无,但是她无意干涉寿无的决定。

    无论他想要吞噬麒麟,亦或者是放过他,她都没有意见。

    但是她只怕麒麟还有后手,所以才如此防备。

    寿无没有说话。

    麒麟恳求的越发急切,他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若留下我……我告诉你……我帮你对付黄泉……”他的嘴巴咧开,露出了讨好的笑意,“你要知道,这世上,麒麟不能有两只……”

    寿无双眸终于划过了一抹情绪,他手指微动。

    小小的暗红色麒麟欢畅地吼叫了一声,张开嘴巴,顿时那个仿佛只有虚影的麒麟法相便如同一阵轻烟,被缓缓地吸入嘴中。

    麒麟法相的脸孔随之而扭曲,凄厉的尖啸声遍传四野。

    “不——”

    “我不甘心——”

    “凭什么?你算什么东西!”

    “你只不过是我当年施舍的一滴血——”

    “不!”

    “我诅咒你!你会遇到黄——”

    “不要!救命——”

    “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