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鉴宝大宗师 > 第530章 最得意之作
    江曼实在是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你这小子又胡说呢吧?知名的大画家你不认识?还说什么超级鉴定大师啊?你不是看杨大哥相信你,你就在这里胡扯吧?”
    “不能!”杨清波哈哈笑着说道:“我兄弟不是那样的人。”
    “就是啊!”吴畏嘿嘿笑着说道:“我骗谁也不能骗杨大哥啊?既然是让杨大哥花五百万买下来了,那就不能让杨大哥亏了,虽然我不知道,但是我师父一定知道的。”
    “兄弟,你师父秦六爷老人家我也很久没有拜访去了。”杨清波试探着问道:“兄弟,要不然你给你师父打个电话?咱们也听一听老爷子是怎么说的?”
    “我试一试吧!”吴畏感觉这个宝贝不错,师父要是不给看一看的话,大家都不放心,自己吹了一圈还真的说不清楚,也就拿出电话给秦六爷打了过去。
    秦六爷很快就接听了电话:“小子,你在哪里啊?有什么事情吗?”
    “师父,我在杨大哥这里呢。”吴畏笑着说道:“我给杨大哥鉴定一幅画,五百万买的呢,鉴定不出来了,还是非常不错的一幅画,您老有时间吗?”
    杨清波着急了,连忙就凑过来说道:“秦老,我是杨清波啊,我这里有好酒要孝敬您老人家呢,您老有时间吗?”
    “有,有啊!”这时候电话里传来古之语的声音:“你是谁啊?不管是谁,总要定一个地点吧?”
    这下杨清波也是晕了,吴畏和江曼都笑了起来,也都听出来是古之语的声音了,这个老爷子有空,听到有好酒那是立即就答应下来了。
    “杨大哥,行了!”吴畏看杨清波还有些晕呢,连忙就说道:“您说一个地点,我师父带着一个高人去,这次您可能要破费了。”
    “好!”杨清波回过神儿来了,哈哈笑着说道:“那就鑫焱楼大酒店,我们一会儿就见面,咱们提前去等着老爷子。”
    此时那边还是古之语接电话呢,立即就答应下来。
    “兄弟,你说的高人一定是更厉害了?”杨清波问了一句,拿出钥匙来递给宋哲说道:“把柜子打开,把好酒拿上瓶,最好的都拿着!”
    “不用那么客气啊!”吴畏嘿嘿笑着说道:“要说是高人的话,还真是高人,不折不扣的高人,但是不会鉴定,会算卦,我师父的好朋友。”
    杨清波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既然是秦六爷的朋友,那就没得说了。
    “杨大哥,这个老爷子比六爷爷厉害。”江曼咯咯笑着说道:“喝了还不行,连喝带拿呢!”
    杨清波又是哈哈大笑起来,让宋哲多拿几瓶,给两个老爷子拿着就是了。
    吴畏也看到杨清波的柜子了,里面都是好酒,国内国外的都有,宋哲也是拿了十来瓶的样子,抱着下的楼。
    杨清波也把三幅画都拿上了。
    吴畏等人一路来到鑫焱楼的时候,大厅里已经坐着两个老爷子了,要是秦六爷一个人来的话,也不会这么快的,有古之语在呢,那自然是要早来一些了。
    杨清波和秦六爷喝过酒,也是吴畏帮忙找去的,拿秦六爷当圣人一样,连忙就过来和两个老爷子打招呼,简单介绍了一下就上了楼。
    古之语看到江曼和吴畏在一起呢,自然是要逗上两句了,江曼也俏脸微红地咯咯笑着。
    “小子,这幅画还五百万?”秦六爷那边已经和杨清波看了两幅画,根本就没看那幅小的,转身对吴畏说道:“你杨大哥信任你,你这小子就胡闹啊?”
    “六爷,您老没看到呢!”杨清波连忙就把那幅小画打开给秦六爷看:“我小弟说这幅画值钱!”
    “六爷爷,您老仔细给看看吧!”江曼咯咯笑着说道:“您老那超级鉴定大师的徒弟鉴定不出来了。”
    这下大家都笑了起来,秦六爷可是没笑,盯着这幅画仔细看了起来:“这幅画确实是非常不错,这画功不是凡人可比的,细劲深圆,神韵动人,尤其是对这女人神态的刻画,怎么还有一种妖媚之气啊?”
    “师父,我也看出来了。”吴畏正感觉到奇怪呢,也就连忙问道:“这是谁的画啊?”
    “老莲记妖?”秦六爷已经看过了画,看到下面的落款就是一愣,嘟囔了一句就惊呼一声:“这是陈洪绶的画,我知道了,这幅画还真的有啊?我还认为不过就是一个传说呢,这可真是奇怪了,怪不得这幅画这么怪异呢!”
    秦六爷的一番话把大家的兴致都勾了起来,纷纷问了起来。
    “坐下慢慢说!”秦六爷哈哈笑着说道:“这真是太有意思了,你们是怎么买来的?”
    吴畏也就把那个骗子骗人的事情说了一下,自己看他就是一个骗子,这才压价买了下来,这就是一个赠品。
    “看不出来啊?你小子不知道是谁的就敢买啊?”秦六爷哈哈大笑起来:“你还真蒙对了,这幅画可是值银子喽!”
    此时酒菜也上来了,古之语已经和宋哲挑选起来,一些外国酒古之语也不认识,宋哲在一旁告诉他,很快就拿上来一瓶好酒,杨清波连忙就给两位老人家倒上,敬了一杯酒。
    秦六爷也就边吃边给大家说了起来。
    要说这幅画还真是一个传说中的东西,明末清初大画家陈洪绶就有一个别号叫老莲,一般人也不知道的,这记妖两个字,说明了画的是一个妖怪。
    那是陈洪绶和好友张岱去游洛水,在花船上遇见了一个女子,文人雅士好风骚,也不奇怪,陈洪绶和张岱就邀请这个女子一起喝酒赏月。
    女子也落落大方地和两个人喝了起来,倒是让两个人觉得有些奇怪了,尤其是这女子非常漂亮,让陈洪绶和张岱也有些神魂颠倒的。
    很晚才下了花船,陈洪绶和张岱自然是要把女子送回家了,女子最初是不应允,后来推辞不过了,也就让两个人送了。
    陈洪绶和张岱迷迷糊糊之际跟着女子来到了一个坟堆附近,那女孩子转瞬之间就消失不见了。
    这下陈洪绶和张岱也被吓晕了,知道自己遇见了鬼,连滚带爬地跑了回去。
    但是回到家回想起来那女鬼也不是那么吓人的,还非常漂亮呢,也没有要伤害两个人的意思,也就不是那么怕了。
    当时陈洪绶就提笔画了起来,按照刚才那个女子的模样画了一幅画。
    “小子,陈洪绶是在醉酒、惊魂未定之下画了这幅画的!”秦六爷讲到这里的时候才笑着说道:“这幅画也是非常传神的,此后再画的人物,都没有这幅画传神,被誉为陈洪绶最为得意的一幅作品啊!”
    “哦!”杨清波此时也是欣喜若狂,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怪不得小弟当时就说这幅画值钱呢,这简直是太好了!您老也真是厉害啊,这幅画要是换一个人的话,恐怕也认不出来吧?”
    “这么说也不过分。”秦六爷哈哈笑了起来:“这幅画世间是谁也没见过的,最初我也没有认出来。还是我在陶庵梦忆中看到的一段传奇,今天就碰见了这幅画,确实是太难得了,最少也是五六千万,可能还要高一些。”
    这下把杨清波都笑得不行了,连连给大家敬酒,也没想到这个赠品还碰到了宝贝,要不是吴畏去了,就算是买下来了,也把这个东西给扔了啊!
    “杨大哥,您一会儿先把这幅画借给我。”吴畏嘿嘿笑着说道:“我一周之后一定完璧归赵。”
    “兄弟,尽管拿去!”杨清波哈哈笑着说道:“不管多久,只要你还给我就行了,说起来我也很喜欢这个女鬼呢!”
    “你这小子,女鬼有什么好喜欢的啊?”江曼戳了一下吴畏额头:“你借来干什么啊?小心下来吃了你!”
    “我是有用啊!”吴畏被戳了一下也咯咯笑了起来:“过几天他们一定要找我麻烦的,我还没有宝贝呢,这幅画不是正好吗?”
    这下江曼也明白过来了,这幅画确实是最好的东西了,那些大师们应该是不会认识的,还是一个女鬼,吴畏这小子添油加醋的,到时候又够他们的受的了。
    秦六爷也是连连点头,这个东西他们确实是不认识的,甚至连那本书他们都没有看过,怎么可能知道啊?
    其实秦六爷也盼望着他们找上门来的,倒不是要吴畏气他们,而是老人家惦记着石勒古墓中的宝贝,这些东西都是五胡乱华时候留下来的,非常有价值,不能就这么被盗走了啊!
    这时候古之语就给杨清波和宋哲算了起来,都是捡好听的说。
    吴畏和江曼在一旁都笑得不行了,也不知道是杨清波和宋哲的运气真的很好,还是老人家吃人的嘴短了。
    这顿饭大家也是吃到了晚上八点才散去,古之语和秦六爷把杨清波带来的好酒都给分了,古之语是挑好的拿走的,秦六爷自然是不会和他计较了。
    把秦六爷和古之语都送回去之后,最后才送江曼回来的。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吴畏就逗了起来:“也不邀请我上去坐一坐啊?”
    “好啊!”江曼立即说道:“你上去坐一会儿再走!”
    “还要走啊?”吴畏故意说道:“那我就不去了。”
    “你还想不走啊?”江曼白了吴畏一眼,知道吴畏不会上去的,也不忍心就这么走了,轻轻地搂住吴畏的脖子,在吴畏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才说道:“他们要是去找你了,一定告诉姐啊!”
    “行!”吴畏嘿嘿笑着说道:“再来一下,不能应付了事儿啊?”
    “快走吧!”江曼红着脸就下了车子,咯咯笑着说道:“一会儿那女鬼就亲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