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称骨 > 第二百六十四章:诡异车站
“嘶!”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上丝毫没有牵引装置,急刹车车子倒是没事,而我整个人的脸朝着玻璃撞了过去,我眼前出现了那一道玻璃的裂纹,让我整个人也是大吃了一惊。

就在我头部要撞在这玻璃上的瞬间,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脖子,一把把我拉扯了回去,我也是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是白家伟,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领,让我整个人好受了一些。

“小心点!你差点就没命了!”白家伟提醒了一句,微微拍打了一下我身上的灰,这才是让我好受了许多,可我还是感觉到,身体上依旧有一些的不适,好在没有出太大的问题。

我冷吸了一口气,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了,并没有想说太多的事情,反倒是司机一脸惊恐的看着前面,猛的举起手,指向了前面,大声的喊道:“地上,地上有一具尸体!”

我猛的一震,整个人这才是下意识朝着窗外看了过去,让我吃惊的一幕发生了,地上居然多出了一具尸体,旁边还有一辆被给撞飞的私家车,车主是一名男性,大概三十岁左右,应该是管理层的人物。

我朝着他看了过去,脸上倒是流下了不少的汗水,整个人的脸色也有一些惨白,不得不说这一幕太过的惊悚了,可我更清楚的是,这场事故逼停了这一辆车。

司机之前就说过,这辆车除了到站之外,轻易是不会停车的了,而现在已经停车了,那么一定会有停车的限制,如果真出了什么问题,那我也不好在多说什么,这一切未免就有一些惊悚了。

“呼!”我深吸了一口气,遇事不乱才是该有的态度,何况我身上又有辟邪的符纸,身边不还有白家伟这个警官,有了他的存在,多少有一个人可以搭一把手。

车上的乘客,反倒是议论起来,他们表现的相对,比起之前我所碰到的情况要活跃了一些,却丝毫让我感觉,那种争吵不断的局面,反倒是引起一阵小小骚动的感觉。

我耳边也是充斥着,‘怎么了?’,‘发生什么事?’的字眼,我从他们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人情味,就没有一个人关心一个那个司机怎么了?

批判别人,并不是我长处,他们的议论至少没有打扰我,我才有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这地上的那个人身上,从他惨白的肤色,以及身上的血迹来看,大概是在十几分钟前所出的车祸,发生的十分的突然。

“嘶!”顿时,我的脑海之中浮现了一个画面,那就是刚才好像也一辆车从我们的身边经过,然后发生了一起事故。

当时司机就像是没有看到一半,车速也行驶的格外的快,那种感觉就像是放电影一般,快速的从眼前,从脑海之中闪了过去,一点印象都没有留下来。

显然我所看到的那一场车祸,更像是之后发生的事情,可眼前这一起车祸那又是怎么一回事?我感觉思绪有一些混乱,完全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司机反倒是大惊失色的看着前方,身体在不自觉的人颤抖着,嘴里支支吾吾的说道:“不行,这车子就得开,否则就会发生恐怖的事情。”

我微眯着眼睛,颇有一些谨慎的看着这个司机,只见他的全身剧烈的颤抖,眼神之中更像是流露出了一股恐惧的神色,我多少有一些不明白,也就开口问道:“师傅啊!你这是怎么了?车子好像不停靠太久啊!”

我故意提醒了一句,更多是想要了解这其中的内情,好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司机微微的抬起头,仍然是惊恐不安,从口袋里面颤抖的抽取了一根烟,缓缓的开口说道:“小弟啊!不怕你知道,其实这一块一直都有一个传闻,那就是公交车晚点了,就不能够停靠太久,否则就会发生恐怖的事情。”

说着,司机谨慎吸了一口烟,这才缓缓的说道:“结果有一个小伙子不停,然后第二天,我们就在车站,看到了他的尸体!于是我们便有了这个规矩,晚上无论发生了什么事,绝对不会轻易停靠车辆!”

我听到这里,倒吸了一口凉气,感觉后背上一阵隐隐的发凉,这个事情似乎在小道的报纸上面,似乎有人报道过,只是编辑的名气不高,并没有太多人知道。

而我也只是无意刷刷浏览器,才得知了这么一个奇闻怪事,也有人评论,可能是司机要结婚了,为了多赚钱熬夜猝死的了。

可不管是什么原因,我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车子停靠很长一段时间了,要是不赶紧离开这里,只怕这车上的厉鬼,也会有一些坐不住了。

“我去!”无形之中一只手拍打在了我的肩膀上面,我整个人是一阵的机灵,我过去了几秒钟才缓过劲来,这才是看到,原来是白家伟搞得事情。

然而白家伟的脸色很是惨白,触碰在我的肩膀上面的那一只手,也在微微的颤抖着,似乎是知道这个事情的经过,白家伟缓缓的说道:“这个事情我知道,不过我们还是去把尸体给挪开吧!”

我看和白家伟表情不对劲,似乎是希望我跟他下车,总觉得他肚子里面憋了了一句话,似乎是这车内不好说,我只好跟在了他的身后,从车上是大步走了下去。

下车的一瞬间,我隐隐看到了车内的一个空位置上面,一个黑影的脸上,似乎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嘶!”我心脏是猛的一惊,并不知道那个是不是厉鬼,而是车上被伪装的乘客,我只知道现在必须要挪开尸体,让这辆公共汽车能够发动起来,才是我该做的事情。

我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尸体的面前,神经也处在高度紧绷的局面,这死者的半个身子都一些血肉模糊了,像是半空被一把锋利的大刀给腰斩了,只留下了半个身子在马路上。

我也注意到车子有被灼烧的痕迹,显然是汽油发生过点燃的情况,了解越多的细节对于还原案件有很大经过,而我了解这一些细节,只是为了确认这辆车,是不是经过这辆车子的旁边过。

果然没让失望的是,就在我和白家伟挪开这个尸体的瞬间,我发现车身翻过来的一侧,上面居然有汽车刮擦的油漆,而我也是余光打量了一下身后的公交汽车,这才是发现确实有一侧发生过严重的刮擦。

这辆车显然是与这辆公交汽车发生过碰撞,由于私家车相对来说,并没有公交汽车那么的庞大,在受到撞击的时候,吸收了不少的冲击力,这才是导致了侧翻以及自燃,司机显然没能够逃过这一劫。

而让我更隐隐不安的是,我总觉得脚下这座桥,似乎有轻微的震动,那种感觉就像是年久为加固,似乎有要倒塌的风险,我说的不是全部,而是其中部分的路段会发生崩塌,这在现实中存在这样的情况。

“走了!我们回去把李壮给叫醒!”白家伟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可惜他不会法术,只是身材相对高大的警察而已,即便是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可手里面也没有利害的家伙,和外界联络的信号也应该是被给隔断了。

我感觉到只前放入口袋里面的一个小铃铛,发出细微的震动声,显然是意识到极为不对劲的事情了,我沉默不语,符纸也完全不会用,心里面越发的紧张了起来。

“滴滴!快上车!”司机摁了一下喇叭,着急的催了我和白家伟一下,可让我感觉到不安的是,这公共汽车似乎往前开动了一下,周围也是传来了一股阴凉的风,似乎是从江面吹过来的一般。

这一幕很像我以前看过的电影,至于名字是什么我忘记了,里面的内容却深刻的印在脑海之中,故事大概是这个样子了,一辆出去春游开到了公交桥上面,结果车上的所有的人都被死神给盯上了,然后挨个死去,最后是无人生还。

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遭遇这个情况,可感觉丝毫没有两样,可就在我要跳上车的时候,后背一阵凉风袭来,似乎有一只乌黑的手揪住了我的衣服。

我整个人也是吓得大近似色,显然是埋伏在桥底下的怪物,或者隐藏在黑夜的鬼魂,搞不好就是那个司机的鬼魂,打算把我给拖下去。

我掏出了符咒,胡乱的念动了一下咒语,虽不清楚有没有用,方正符纸发出了一道亮光,我也就把符纸扔了过去,只听到噼里啪啦的火烧的声音,然后那只手这才是松开了。

好在白家伟,及时抓住了我的胳膊,才得以安然无恙的爬上了车,可这也是我第二次遇到致命的情况了,老话常说,事不过三,只怕在遇到这种危险的情况,自然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开车了!”司机一脚踩在了油门上面,让人大吃惊的是,车子就像是被无数的手给扯住了一般,反倒剧烈的打滑了一下,我感觉车辆严重的倾斜一下,要是再用上一点的力,估计翻车的概率相当的大。

可车子还是正常的行驶了起来,小流氓还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我去!搞的什么鬼啊!这费了多长的时间了啊!我看这个糟老头都快死了吧!还有你们两个,老子看你们有一些的不爽了,要是不开车到老子去的地方,老子今天就你的车给砸了。”

“别急啊!这才过去多久啊!先把病人送去医院!”司机颤抖说了一句,似乎是被刚才的事情给吓坏了,这接二连三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心里面应该是没什么底气了。

“什么妖魔鬼怪的啊!老子一开始就听出不大对劲了,我看就是你做了什么亏心事,想要拉着老子跟你去死,老子要下车,老子要打的士回去!”

小流氓是大声的嚷嚷了起来,似乎是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氛围,有了要离开这里的心思了,我心里面也有恼火,对着小流氓说了一句:“你要是不怕死,现在车速不快,从车窗上跳下去啊!”

“去你妈的,你是不是找揍啊!”

小流氓瞪了我一眼,居然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把刀,似乎是想要威胁我闭嘴,他指着我鼻子叫嚣道:“叫你吗?信不信老子给你一刀!老子就要下车,司机要是不停车,别怪老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