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神灵狩猎计划 > 第六十八章 导师
    李清焰看了他一会儿,想弄明白这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如果他是纯粹的敌人就很好揣度,可实际上并不是。倒不是说他可以做朋友,而是在他所经历过的绝大多数事件中,每个人的立场都是会随时转变的。

    眼下北山的情况有些复杂。他从前跟过比如今更复杂的案子,可牵扯没这么大。有特情局、宗道局、促进会、世界树,似乎还有个克拉肯。大家的目标都很一致——想要弄清楚当年的赫尔辛基大爆炸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毫不怀疑邓弗里来北山另有特殊使命,但如今迫于某种形势与自身动机,不得不暂且同他“合作”。这样一个人的心思太难猜了……不过有件事倒可以肯定。

    这家伙暂不会对杨桃起坏心思。他当真出了手,在身份已经暴露到这种程度的情况下绝离不开北山。他可是格拉斯哥侯爵,不会想用自己的命去换农场少女的命。

    于是李清焰点点头:“好。那么,你照看好杨桃。如果她没命了,邓先生的下场用不着我说。”

    邓弗里一笑:“至少在我还是她的教习的时候,不会对她做什么。这是我做人的底线。”

    李清焰向门内看了一眼,没同少女告别,转身走进黑暗里。

    待脚步声也消失,邓弗里才轻出一口气。

    他不乐意同李清焰打交道……因为说话的时候实在太累了。这人像一条泥鳅,还是拥有锋利牙齿的那种。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他钻个空子、咬上一口。

    然而这种人还只是个连特情局北山总部都没走进过的家伙……整整在外潜伏了四年。这是亚细亚政府的天然缺陷之一。他们人口太多、修士太多。因而觉得人才从不是什么稀缺资源,妖魔更不是。如果是在亚美利加,李清焰这种人会得到重用的。

    他想要转回身走到房间里再对杨桃说几句话,然后离开这儿。但怀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愣了愣,取出看一眼号码。随后直接离开了。

    他走出进修生公寓的时候发现天顶的北山结界上出现些大大小小的光晕,很像是在浓云掩住天空时阳光投射在云上的模样。就意识到那该是修士们出手了,他们没想过杀死龙王,但在试着将它引开。

    他还知道如果这些修士失败了,就会有十几枚威力巨大的导弹射向远方荒原的某处无人区,在那儿制造巨大爆炸,吸引龙王调转方向。

    无论亚细亚还是亚美利加现在都更倾向于用这种法子来对付荒魂,在绝大多数时候也的确有效。荒魂吸收一些能量之后通常会很快消失不见,得隔上几年甚至几十年才再次现身。

    但修行过的人都清楚这种法子仅是在不愿叫城市遭受巨大破坏的情况下的权宜之计。那些东西吸收能量、消失,再出现就变成了低能体——被吸走的能量都用到哪儿去了呢?

    他同场地当中几个熟识的学生打了招呼,叮嘱他们注意安全、注意纪律,就回到自己的房间。

    等待约五分钟,电话再一次打过来。邓弗里接起。

    那边的人报了一个暗号,他对上了。于是那边苍老的声音说:“为什么还没有杀死那个女孩子?”

    邓弗里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导师,是我搞砸了。”

    那边略沉默一会儿:“说说看。”

    “我掺杂了私人感情。来到北山之后有人委托我杀掉一个叫李清焰的人——这人是林小曼的爱慕对象。于是我想先……拿他放松放松。”

    他顿了顿:“没想到他很难对付而且很聪明——为了脱身我不得不对他说出我的身份,因而暴露了。如果我现在杀死那女孩,可能走不出北山。”

    隔了一会儿,那边的人才说:“丹佛,我提醒过你,一定要摆脱自己的猎人心态。你的目标不是你的猎物、不能用来取乐,而该视为旗鼓相当的对手。”

    “是的。”邓弗里惭愧地说,“我又犯了同样的错。我在试着补救。”

    “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邓弗里想了想:“导师,在此之前我想说一些个人观点。”

    “可以。”

    “您不知道亚美利加人为什么想要杀死那女孩儿。我试着同促进会的那位理事长谈了谈,发现他似乎也不清楚为什么要杀那女孩儿。这一切都是亚美利加人的指令,而无论我们、促进会、还是克拉肯的那个潜伏者,都在执行他们的命令。”

    “我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儿——他们为什么不清楚地给我们指示,而用那种模糊的暗示?‘不能让那个女孩对计划产生影响’——这是我们收到的指示。但为什么呢?”

    “我现在怀疑那女孩死掉也许对我们而言不会是好事情,仅对亚美利加人有益。导师,您知道我们不是他们的傀儡或者仆从,我们有自己的目标。我们也想要得到赫尔辛基甚至起源的秘密。”

    电话那头的人沉闷地咳了几声:“你是说,你不想杀死她了?”

    邓弗里略一犹豫:“命令没有指出时间、期限,因此我想不必太急。前些天我把女孩儿弄到了自己身边,这几天一直在检查、观察她,想要找出她身上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可遗憾的是除了是一个无灵者之外,她看起来相当普通。但正是这种普通叫我疑心……这样的人怎样影响到起源计划和丰饶女神工程呢?”

    “而到今天为止,促进会的人也没有再对她出手。我怀疑促进会的那位理事长也和我生出了同样的疑惑、担忧。甚至……我有另一个略有些荒唐的猜想。”

    “说说看,丹佛。”

    “也许重要的不是这个女孩,而是‘杀死这个女孩’这件事。我们和促进会同时得到指令、同时动作,会引起亚细亚情报部门的高度关注。这样,注意力被集中到我们身上,亚美利加人就可以做他们自己想要做的事了——要知道我们现在也正在以类似的方法对付北山的情报部门。”

    那边略沉默一会儿:“有这个可能。但你忘记了一点——信用。对我们而言杀死那女孩不是一个指示,而是一个委托,我们必须完成它。”

    邓弗里低叹口气:“导师,我没有忘记这一点。再给我几天的时间。我向您保证,在促进会开始他们负责的那一部分行动之前,我会解决她。”

    这一次那边没有沉默:“我相信你,丹佛。”

    “感谢您的信任。”邓弗里轻出一口气,“您那边已经零下二十度了,请注意身体。”

    他拿着电话听了一会儿,那边挂断。

    于是他走到窗边向外看——北山结界开始被密集的闪电映亮。

    龙王发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