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踏歌行——碎虚空 > 第十九章 走
    “你让我走?为什么呀?”董建很惊讶的看着一脸决绝的陈到,他对于这个人的印象一般,但也知道这个人对自己还是很照顾的,所以也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刚才他和陈到一起走出来的时候,还以为这个老大要把自己带回他的家里暂住,但没想到陈到只是把他领到了之前容身的破庙里面,然后他就说出了他董建快走的话。

    陈到还是一脸的果决,他一边坚定地点头一边从怀里取出了一个锦囊交给了董建“我今天出来的也是仓促,这些本来是要给兄弟们去买点酒食的,现在都交给你了,人离乡贱,你在外面一定要有点资本才能活下去。”

    董建用手一颠就感觉这里面的钱可是不少,就是不知道里面到底放着的是银币还是铜币了,但这个时候怎么能够打开看呢?所以他也只是举在手里,但也并没有提出要还给别人的话来“陈大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必须要走呢?”

    “到现在你还不明白么?你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要走!五年之前就是这些人把你全家杀了,这五年你得了疯病,人家也没有想要你的命,可现在看来人家根本就没有打算放过你的意思,只要你还在这里他们就还会再回来的。这一次你能侥幸活下来,那么下一次呢?再下一次呢?你并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么可怕?那一夜我和杜捕头都在现场,我们都见过了那个恐怖的场面,那些人根本就不是人,他们全都是从地狱中走出来的恶魔!”说到最后的时候,陈到的身体都不禁战栗起来,看样子那一夜早就将恐惧的种子埋在了他的心中。

    董建这个时候才反应了过来似地,他自从穿越而来之后就知道自己是因为全家被人灭门才疯癫的,可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所以一直也没有深究,可是现在把两件事放在一起想了一下就马上想到了其中的关键问题,看样子这帮人还真的是针对自己而来的,并不是像周念想的那样是针对她去的,可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呢?

    “到底是谁杀了他们?”董建皱着眉头问道,以前他不在乎是因为和他没有关系,但现在已经和他有了切身关系,他不能一点也不了解,所以他还是想问问陈到自己到底是什么情况。

    陈到不禁轻轻叹了一口气“其实你家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别说是我们了,就算是青江城里最老的人恐怕也说不清楚。我们只是知道你的祖父董麓曾经是做官的,而且做的还很大,但究竟做过什么官却没有人说得明白?后来你的伯父、父亲、叔叔等人却都没有能够做官,只是经商而已。那个时候青江还是个大码头,这里非常繁华,所以生意做得很大,至少也是咱们青江首富了。”他说到这里不禁再次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也不禁又回想起了当年那些风光的场面“后来青江败落了,很多大买卖家都先后搬走,可奇怪的是你们家却并没有离开,而是继续留在这里,而且也都乐善好施是远近闻名的大好人。但谁知道五年前你们家忽然遇到了灾祸,”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语速不由自主的加快,而语气也变得紧张起来“我还记得那一夜我们都在家睡觉,却忽然听到有人喊失火了,于是我们都出来看看,一看是你家方向都吓了一跳,因为你们家的名声实在太好,所以街坊邻居没有一个躲起来看热闹的,全都跑上去救火。我是第一个到的,却,却,却看到,看到”说到最后他已经浑身颤抖,根本就无法说出到底看到的是什么东西。

    董建往前走了一步“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可是这么一问之后陈到不禁大叫了一声,双手一下子抱住了脑袋蹲在地上,完全是一副被吓破胆子的模样,董建以前也看过大量TVB的电视剧,马上就猜到这可能是创伤后遗症,也知道没有可能问出自己想要的答案了,于是不禁叹了一口气“算了,陈大哥,不要再想了,看来那一夜的确够惨的。”

    陈到却早已经泪流满面,听了这话也是连连摇头“惨?怎么能够一个惨字说得清楚。可怜你大哥的儿子才不过百天而已,都被他们,被他们,被他们,那些根本就不是人,他们就是魔鬼!魔鬼!所以说你走吧,快点走,走得越远越好,隐姓埋名,这辈子都不要再回来了,只要你走了,他们就没有了目标,至少你还能为你们家留点种子。”

    “可是?”

    “别可是了,你现在实在太危险,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如果我能保住你,那么我一定会倾尽所有,但是你陈大哥是个蠢材,什么也不行,和那些魔鬼相比我这点能耐拿不出来呀,所以只能看着,却不敢管,现在只能让你走了。”

    “这个时候我去哪里呢?”

    “这个不用你想,我刚才已经让人安排了一艘货船,今夜你就上船直奔许州,到了那里之后你就去找一个叫做夏侯霸的人,他在那里也有自己的门户,和我又是过命的交情,可以照顾你一下。今天的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我也没有准备,等你走了之后我就马上给他写信,他一定会照顾你的。不过你去他那里之后,不要留下,在那里也绝不安全,你还是要走,可至于那个时候你要去什么地方,就不要告诉任何人,记住了,不要告诉任何人,因为我担心所有人在魔鬼的面前都不可能保住秘密,他们会说出你去了什么地方,那个时候你就又危险了。”

    董建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过小豆子还没有回来,我得等她一会吧,这些年她和我相依为命的,要是现在我一句话都不留下来就走了,她怎么办?”

    陈到不禁气得一跺脚“你怎么还不明白?这个时候你自身难保还想别的什么?再说了,那个孩子要是跟着你,你能保得住他么?到时候还不是要连累他?这样吧,我会让人安排他的,虽说在我这里没有什么飞黄腾达的机会,但是衣食无忧还是能做到的,再过几年,你要是还活着就让人回来给我捎个信,到时候我是让他去找你也行,还是怎么都行。”